<rp id="nx7yg"></rp>
                  1. <th id="nx7yg"><pre id="nx7yg"></pre></th>
                    <dd id="nx7yg"></dd>

                    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 > 愛情故事 >

                    我的一個道姑朋友

                    時間:2017-11-10 來源:原創 作者:林愔 閱讀:9
                      

                      文/林愔
                      
                      初秋的風,拂過那一條繁華的長街,行人如夢,奔忙在長街上。她一襲青衣樸素,如空谷幽蘭般綻放在深深的紅塵中,行人與她擦肩而過,目光疑惑,她卻只望著,那喜轎經過,新郎顏容,眼角濕潤如逢細雨蒙蒙。直到喜轎從她的身前經過,而那人的腳步匆匆,未曾看見那站在人群中間孤身一人的她,而那撒下的花瓣,落了一地被人踩踏皺爛,徒留一地荒涼的暗香飄散在風中。
                      
                      夜里,他驚醒在紅簾內,佳人在側。燭影凄涼的搖動,佳人睜眼,輕聲問他,為何半夜醒來黯然落淚。他卻只是云淡風輕的說:“我….夢見了我的一個道姑朋友……!痹鹿庀,嘆息聲,輕輕的飄落在那一片風中,飄落在,那片溫柔的舊夢。
                      
                      那時正逢春日,小雨蒙蒙,落在如畫的江南,落在她那如柳的青絲間,一時豆蔻如畫,讓屋檐下躲雨的他心頭悸動。于是他執傘向前,卻被她一眼帶過,于是匆忙的甜蜜,就這樣醞釀在了彼此的胸口,漸漸的,發酵,沉醉。那一尊佛前,他祈求今生能夠再與她相見,而她便就在他話語之間出現,像恰逢一段前世的情緣。只是,她卻只是一名年輕的道姑,青絲未剪,衣著樸素。他望向她臉龐,笑意朦朧,輕言而道:“姑娘豈是那日雨天同在下相遇的人?”她無言,冰冷的神情對著眼前似曾相識的人,眼中卻蓄滿了隱秘的歡喜。多年來,從未有人這般。他的話語就如同脈脈春風,讓多年以來積攢的寒冷都消融成了一片溫暖的熱流,沸騰在她的胸口,便再也無法平息,再也無法掙脫。
                      
                      她卻只是輕輕的走過,因為,她怕,自己不配得到這樣的邂逅,她其實并不知道,其實自己的容顏亦是出水芙蓉,只不過是一介未曾踏入塵世的道姑。
                      
                      可是命運的琴弦奏出的相遇邂逅,豈是僅此一段,未到曲終人散,怎能擦肩而過茶去樓空。那夜依舊下著不眠的春雨,一夜之后,外面花紅柳綠,難得的色彩斑斕,她畢竟只是豆蔻梢頭的少女,獨自走出去便忘記了歸路。待到日光漸暖,她才恍然發覺,原來自己已經走了如此的遠,已經忘記了回去的路。
                      
                      遠方響起一陣陣馬蹄的聲音,她側頭看去,卻只見一位策馬飛揚的少年,正向她迅速奔來,未看清臉龐的她趕忙奔跑,卻一不小心跌倒在地,腳上出現了一個微小的傷口,那紅色的血液就這樣輕輕的流淌在地,卻只有一滴。因為,他替她包扎了傷口,微笑著問她,為何會在這里。她無法再故作沉默,于是羞澀的答道:“我…只是看這外面風景美麗,一時忘記了時間,才來到了這里!鄙倌瓯泸T將她帶上了馬,借著春風十里,興奮的問她:“那姑娘住在哪,我送姑娘回家!
                      
                      她沉默了片刻,黯然道:“我沒有家!鄙倌陚阮^望向她深邃的眼瞳,油然而生出一種愛憐,就像是輕攏慢捻的清歌,旋律跳動在彼此的心間,唱盡了多少情不自禁卻又欲說還休的美好情愫。少年思索片刻,爽朗的笑道:“那我便帶你游走四方,這江湖偌大,走到哪里,哪里便是你的家!倍,眉眼帶笑,連薄唇也透出一片無法遮掩的喜悅,大口呼吸著這和煦的春風,她從未曾感受到這樣美好的感覺,心中暗香朦朧,輕輕的許下一生,從此便與他策馬同游,共看煙雨如夢。
                      
                      長街旁,少年下馬,拉著她的手,輕輕的說:“你想去哪里!倍皇庆t腆的低頭走路,一聲不吭的任由他溫熱的手掌觸碰。于是少年便帶著她去了如畫的江南,他們初次見面的地方,他問:“你還記得這里嗎?”她凝視著遠處的那條石板路,楊柳遮擋住了路的方向,她用只是用手指了指那里,道:“我想去那!庇谑巧倌瓯銧恐氖,一步一步的走在那條路上,春風拂面,陽光下,他們的身影交融,美好的像是一場溫柔的夢,她舍不得夢醒來,于是便緊緊的攥著他的手,因為她害怕,這一切都會在不經意間煙消云散,她寂寞太久了,那種滋味她不想再嘗。
                      
                      他們牽著手散步在那條美麗的青石板路,直到走到那條路的盡頭,在黃昏的斜陽下相擁,那把他們初見時的傘,此刻就在少年的手中,像一支美好的筆,一筆一畫的抒寫著他們的情衷,少年對著她,一聲輕頌:“你是我最美麗的夢!币蛔忠痪湔遄弥,一一奉送,入耳的情話,像那綿綿春風,冰雪也消融。
                      
                      屋檐下,他們輕擁著彼此,看雨落成線,看陽光耀眼,看白云翩翩,看明月長圓。
                      
                      以為這樣的日子便是永遠,朝朝暮暮相依相牽,只是當蝴蝶飛遠,忘記了屬于自己的那片藍天,那么她將度過無數個寂寞苦痛的黑夜,才能夠走出這無底的漩渦,卻仍舊無法飛過滄海。
                      
                      那一夜七夕,煙花如夢。她靜靜的依偎在少年的懷里,聽少年輕輕訴說著自己的夢。
                      
                      他說:“我從小在長安長大,那里很繁華,夜晚的時候就像白天一樣,那里有著我最向往的夢,我的娘期盼著我能夠早日成才,便日日夜夜為我操勞,而那時的我并不懂得珍惜她的苦心,而常常跑去和一個朋友廝混,那個朋友帶我去長街遨游,還教會我騎馬,那是我很快樂的一段時光,可是有一次他和我一起騎馬時出現了意外,馬不知為何受了驚,便不顧一切的橫沖直撞,就這樣從郊外沖進了森林,我就在他的身后拼命狂奔,直到夜幕四合我也沒能找到他,就這樣我流著淚回到了家,當娘知道了這件事后也哭著對我說:“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西王府的王爺,而今日你和他出去,如今他生死未卜恐怕我們也得遭到那些人的殺害,你快走吧,逃得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了,以后若你還記得娘,那么你就努力的完成你自己的心愿吧!闭f罷,我娘連夜便為我收拾好了一切,第二天一早便哭著送我走了,我至今仍記得她那個悲痛欲絕的樣子,這一切都怪我….
                      
                      這是她第一次聽到他的故事,看見他如此憔悴悲傷的模樣自己不禁也暗自啜泣起來,因為她想到了她自己。她從小便孤苦無依,連自己的娘也沒有見過,只知道是一個和尚一手帶大了她,而就在前年的時候那個對她有養育之恩的老和尚也溘然長逝了,她從此便是一個人,以為再也不會有欣喜的感覺,直到遇見了他,眼前這個熟悉臉龐的少年。
                      
                      那夜,他們一起,相擁而泣,就像兩個失散多年的孩子,他們同病相憐,于是想著牽手共度余生,只可惜世事無常,一切終究只能成為鏡花水月,徒留一場舊夢成空。
                      
                      第二日,不知何人上門來,硬是帶走了那個少年。而少年還來不及寫下一封信,便只能身不由己的跟隨著他們悲傷離去。而待到她采花歸來,才發現家中竟已空無一人,于是她發了瘋似的尋找他,卻將那把傘擱在了家里,從此,比鄰鳥成了雙飛燕,他的不告而別,她的瘋狂尋找,這一切,終究是悲傷的開始。
                      
                      不知多少個日子的風雨交接,她不再瘋了似的尋找。只是默默的回想著曾經的一切,忽然覺得好笑,她到底是錯付了情衷,他也到底是負了她。她煢煢孑立的走過離長安不遠的街道,向著牡丹花開遍的地方走去。卻忽然一陣狂風掃過,她聽見了那一聲聲熟悉的聲音,心中深深的寂寞便像青蓮般盛開,又悄悄的被現實掩蓋了芬芳,這種見而不得的心情,讓她愁腸寸斷。她透過細密的樹葉望向那邊,熟悉的臉龐如今已是滿面春風,再也見不到當初的青澀懵懂,她凝視著他,就像時光忽然裂出了一條縫,曾經的種種出現在眼前,卻又與現實相差太遠太遠。他的身邊,已不再是她,而是另一個風姿綽約的佳人,看著他們相視甜蜜的笑容,她諷刺的問自己:“這便是曾經一字一句誓言慎重的少年,這便是當初自己認定永遠屬于自己的人,原來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原來這么多年來她該擔憂的并不是他,而是自己!
                      
                      她已經沒有淚水。痛到深處的感覺如此的無助,撕心裂肺,如此鉆心刺骨的疼痛,根本來不及經過眼淚的滌蕩便就這樣迅速的毫無防備的充斥著全身每一寸肌膚,那樣的清晰明了,那樣的呼吸急促。
                      
                      她走了,沒能上前去拆散他們,因為她和之前一樣,覺得自己不配。
                      
                      她不過是一個孤兒,還是一個道姑,又有什么資格得到他的喜歡。她只能緩緩的朝著遠方走去,那里牡丹開遍,如火般絢麗。那里,便是他曾說起的長安。
                      
                      夜里,她忽然醒來,房間里燈光幽微,她那如畫的顏容對著那盞陳舊的銅鏡,不免有些恍惚,她將輕紗戴上,又穿上那一件樸素平凡的青袍,又無奈的笑了笑,像是嘲諷自己一般,那樣冰涼。
                      
                      她打開房門,客棧的燈還未熄滅,而燈光卻愈加襯的她形影單只,煢煢孑立。她向著門外走去,而外面,霡霂如線,輕輕的墜落著一地的憂傷。她隨意的從客棧的邊緣拿了一把傘,便就這樣走進了雨里,冷冷的空氣,冰涼了她的全身,她卻覺得這樣好舒暢,她向著那漆黑的地方走去,沒有燈光,沒有明月。
                      
                      不知何時,她停了下來,原來她已身在別人的庭院。她聽見院內有一個女子在小聲的啜泣,那聲音像極了自己。于是她便情不自禁的向那邊靠近,隔著軒窗,她隱隱約約的看見一個美麗的女子,憔悴的面容上只能叫人想到兩個字——思念。那女子手上拿著一封已然泛黃的信封,上面的字體卻仍舊清晰,她遠望著,不禁流下兩滴清淚,那女子尚且還有書札留作紀念,而自己,卻一無所有。她絕望的離開了,傘卻丟在了那個女子思念的屋檐下,像夢一般凄涼,被雨漸漸淹沒。
                      
                      晨光熹微,她朦朧的睜開眼,回想著昨夜,原來只是一場憂傷的夢,她望著眼前一片繁華的景象,充滿了塵世的煙火味。她依舊穿上了那一件樸素的青衣,隨意的梳弄了一下長發,便打開房門,迎面而來的喧囂,差點讓她喘不過氣。她住在一個長安城內出名的客棧,原本她身無分文,進來時卻聽聞近七日所有一切都免費,她這才順理成章的安頓下來,卻發現這里其實并不適合自己,從小她便過慣了古佛青燈的幽靜生活,縱然后來她遇見了他,看了幾段塵世煙火,卻依然抹不掉自己骨子里那份根深蒂固的寂靜,如今的她,只想早早離去,江湖偌大,哪里都可以是她的家,唯獨這里不可以。
                      
                      因為,他也在這里,而他早已不屬于自己。
                      
                      她深深的明白,他即將與公主成婚,而她不過是他人生路上一個微不足道的點綴而已,而這點綴也早已被他扔掉,沉入海底。
                      
                      她還記得初來長安城,看見和她相擁的那個美麗女子,她便從她的裝束中看出她非同尋常,而她那腰間佩戴的流蘇,便能讓她分辨出,她不是千金,而是明珠。所以她才會毫無猶豫的轉身離去,她與她相形見絀,她又有什么資格上前去質問他,愛情?她也只能苦笑著自我嘲諷,一直都是她的一廂情愿,有始無終。
                      
                      只是她還想見他最后一面,縱容是他的婚宴。
                      
                      那日,長街如夢,行人如流,那灑下的滿地鮮花,被人踩踏,喧天的鑼鼓聲,喧囂沸騰的人聲,馬車奔過的車聲,以及男女曖昧的笑聲,雜揉在一起,地上一片狼藉,這遮天蔽日的陣勢,她想,她這輩子是見不到了。
                      
                      她混在進入婚宴的人群里,隨著他們的腳步進去到尊貴的紫禁城,她竟那樣容易便進去了,她甚至有點不敢相信。
                      
                      黃昏的夕陽很快便消失在了宮闈,隨即而來的明月朗照著這一片歡喜的場面,她望著不遠處的他,正與佳人相擁而吻,來他們身旁撒花的人源源不斷,那絢爛的花瓣落在他的發上,肩上,愈加襯得那大紅喜皰熠熠奪目。而她只在一旁默默的飲酒,她只想一醉方休,然后不顧一切的上前去留下那一抹夢寐的唇紅,再將舊事輕歌慢頌,任由旁人驚動…..
                      
                      可惜她只能站在一旁,裝作無動于衷,然后側耳聽他們的情深意重,任由自己最后一次心痛。
                      
                      不知過了多久,她醉倒了,躺在地上,眼眸凄惻,那少年輕輕的走上來,她以為他會像那時一樣溫柔的扶起她,而他卻只是用一種冷漠的語氣問身邊的人:“她是誰?是誰放她進來的!彼砼缘募讶艘嗤,眼睛里充滿了疑惑。
                      
                      “大概是,她自己跑進來的吧,今日人群洶涌,她可能是趁此進來偷吃一番的,要不,我將她趕出去?”一個老管家對他說道。
                      
                      他只是揮了揮袖,神情淡漠的說了一句:“不用了,我看她長得倒像我的一個道姑朋友,就任由她醉吧!闭f罷她看著他遠去的背影,如此的陌生。
                      
                      原來所謂的初心不負,換來的便是如此的人不如故。
                      
                      這一次,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世間大概沒有什么值得她留戀的了,情字一句說來太嘲諷,她只想一個人打馬江湖路,無人相濡以沫,便自己與自己流浪遠方。
                      
                      大雪紛飛掩蓋了來路,她一步一步走著,凄涼的腳步空空的,直到走到那處高高架起索橋,她躺在上面,冰涼的,就像一場夢,今生,多嘲諷。
                      
                      她跌落深谷,一廂情愿,有始無終。
                      
                      QQ:1300050216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268彩票app

                            <rp id="nx7yg"></rp>
                                  1. <th id="nx7yg"><pre id="nx7yg"></pre></th>
                                    <dd id="nx7yg"></dd>
                                    乌兰察布 | 临海 | 乌海 | 泰安 | 铜川 | 昌都 | 宜都 | 内江 | 赵县 | 梅州 | 三河 | 五指山 | 白城 | 衡水 | 靖江 | 通化 | 烟台 | 河南郑州 | 阿坝 | 承德 | 黄冈 | 定安 | 仁怀 | 商丘 | 永新 | 陇南 | 三门峡 | 河北石家庄 | 仁寿 | 内江 | 定西 | 海门 | 厦门 | 枣庄 | 黄南 | 渭南 | 乳山 | 驻马店 | 漳州 | 嘉峪关 | 平凉 | 博罗 | 兴安盟 | 乌兰察布 | 济宁 | 淮北 | 和田 | 涿州 | 红河 | 新泰 | 昌吉 | 曹县 | 通辽 | 陕西西安 | 昌吉 | 湖北武汉 | 丽江 | 新疆乌鲁木齐 | 固原 | 那曲 | 威海 | 和田 | 亳州 | 晋江 | 莒县 | 嘉峪关 | 海西 | 双鸭山 | 江门 | 陕西西安 | 平凉 | 铁岭 | 葫芦岛 | 巴音郭楞 | 鹤壁 | 昭通 | 广汉 | 益阳 | 浙江杭州 | 泰安 | 招远 | 茂名 | 明港 | 防城港 | 舟山 | 仙桃 | 本溪 | 青海西宁 | 偃师 | 资阳 | 克孜勒苏 | 六盘水 | 河源 | 厦门 | 汕尾 | 三亚 | 汉川 | 临沧 | 昌都 | 漯河 | 克拉玛依 | 包头 | 白山 | 宜昌 | 通辽 | 茂名 | 韶关 | 张北 | 舟山 | 张掖 | 阜阳 | 衡阳 | 绵阳 | 吉林长春 | 基隆 | 达州 | 宁夏银川 | 仁怀 | 桐城 | 宁德 | 辽宁沈阳 | 新泰 | 巴彦淖尔市 | 咸阳 | 驻马店 | 陕西西安 | 毕节 | 惠州 | 巴彦淖尔市 | 自贡 | 定西 | 燕郊 | 公主岭 | 杞县 | 淄博 | 南平 | 吉林长春 | 平潭 | 昭通 | 长兴 | 青州 | 文昌 | 石河子 | 漳州 | 昌都 | 海东 | 垦利 | 莆田 | 珠海 | 海南 | 盘锦 | 黔南 | 防城港 | 泗洪 | 南安 | 章丘 | 九江 | 仁怀 | 三亚 | 景德镇 | 东营 | 周口 | 安阳 | 汉川 | 乳山 | 信阳 | 扬中 | 图木舒克 | 昌吉 | 清徐 | 陇南 | 咸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国 | 昆山 | 汉中 | 宁波 | 永新 | 平凉 | 宿州 | 自贡 | 安岳 | 克孜勒苏 | 龙口 | 东莞 | 临猗 | 塔城 | 晋城 | 阿拉善盟 | 库尔勒 | 忻州 | 镇江 | 石嘴山 | 屯昌 | 石嘴山 | 和县 | 长葛 | 台州 | 禹州 | 云南昆明 | 德阳 | 宜都 | 灌云 | 海拉尔 | 宿州 | 唐山 | 广安 | 乌海 | 鄂州 | 阳泉 | 宁波 | 晋中 | 普洱 | 章丘 | 博尔塔拉 | 张家界 | 瑞安 | 诸城 | 余姚 | 常德 | 平凉 | 新乡 | 三明 | 高密 | 临汾 | 寿光 | 三门峡 | 临夏 | 新余 | 惠州 | 铜川 | 长垣 | 保亭 | 平顶山 | 河池 | 青州 | 辽宁沈阳 | 阳泉 | 如东 | 永新 | 河源 | 三门峡 | 常德 | 如皋 | 武夷山 | 任丘 | 绥化 | 那曲 | 忻州 | 三门峡 | 蚌埠 | 柳州 | 安岳 | 张北 | 文山 | 长兴 | 滁州 | 扬州 | 伊春 | 吕梁 | 白银 | 延边 | 任丘 | 莱芜 | 宁波 | 铜陵 | 新沂 | 深圳 | 河源 | 兴安盟 | 大连 | 恩施 | 简阳 | 武威 | 塔城 | 朝阳 | 改则 | 湖州 | 晋城 | 鹰潭 | 平潭 | 灵宝 | 岳阳 | 鹰潭 | 安岳 | 忻州 | 乐清 | 蚌埠 | 章丘 | 莱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大同 | 武安 | 秦皇岛 | 怀化 | 临夏 | 达州 | 如皋 | 三亚 | 潍坊 | 宜宾 | 江苏苏州 | 辽宁沈阳 | 丹东 | 潮州 | 揭阳 | 阿拉尔 | 安康 | 宣城 | 邹城 | 邵阳 | 甘肃兰州 | 抚顺 | 神农架 | 白沙 | 厦门 | 海西 | 遂宁 | 五家渠 | 石嘴山 | 陵水 | 乌兰察布 | 平顶山 | 博罗 | 崇左 | 任丘 | 保山 | 宝应县 | 怀化 | 济南 | 四平 | 广元 | 山西太原 | 商丘 | 宁波 | 苍南 | 琼中 | 黄冈 | 伊犁 | 慈溪 | 万宁 | 达州 | 洛阳 | 海门 | 莱州 | 呼伦贝尔 | 宜春 | 鞍山 | 泰安 | 葫芦岛 | 桓台 | 开封 | 双鸭山 | 和田 | 恩施 | 鹤岗 | 郴州 | 鸡西 | 白银 | 张北 | 神农架 | 改则 | 潜江 | 吉林 | 凉山 | 阜新 | 苍南 | 贺州 | 昌吉 | 改则 | 龙岩 | 乐山 | 沧州 | 山西太原 | 改则 | 寿光 | 张家口 | 温岭 | 中山 | 广饶 | 榆林 | 沭阳 | 乐山 | 包头 | 德宏 | 浙江杭州 | 澳门澳门 | 潜江 | 甘肃兰州 | 海门 | 铜陵 | 五家渠 | 岳阳 | 三亚 | 楚雄 | 醴陵 | 常德 | 沛县 | 长兴 | 公主岭 | 承德 | 安庆 | 玉溪 | 如东 | 阳春 | 琼中 | 遵义 | 偃师 | 台湾台湾 | 咸宁 | 黄石 | 伊犁 | 宜昌 | 大庆 | 海西 | 黄石 | 咸阳 | 资阳 | 神农架 | 南通 | 黄石 | 达州 | 巴中 | 威海 | 河池 | 崇左 | 平潭 | 大庆 | 三河 | 海安 | 周口 | 滨州 | 锦州 | 白城 | 河北石家庄 | 兴化 | 象山 | 枣庄 | 三门峡 | 辽阳 | 湘潭 | 蓬莱 | 安阳 | 桓台 | 宝鸡 | 玉林 | 仁寿 | 吉林 | 秦皇岛 | 汕头 | 德清 | 淄博 | 如东 | 玉环 | 吉安 | 漯河 | 双鸭山 | 包头 | 鄢陵 | 齐齐哈尔 | 图木舒克 | 抚顺 | 三亚 | 明港 | 海拉尔 | 秦皇岛 | 开封 | 邹平 | 启东 | 南充 | 莱芜 | 秦皇岛 | 丽水 | 湘潭 | 荣成 | 黔东南 | 铁岭 | 大同 | 仁怀 | 驻马店 | 三河 | 海安 | 海西 | 许昌 | 吉安 | 三河 | 三门峡 | 红河 | 辽宁沈阳 | 牡丹江 | 三沙 | 巴音郭楞 | 海安 | 海安 | 鸡西 | 石嘴山 | 汕头 | 大庆 | 临猗 | 大兴安岭 | 临沧 | 铜仁 | 绍兴 | 普洱 | 海东 | 柳州 | 阜阳 | 黔东南 | 仁寿 | 广安 | 三明 | 乐山 | 贵州贵阳 | 威海 | 绍兴 | 儋州 | 南京 | 晋城 | 邯郸 | 四川成都 | 宣城 | 巴音郭楞 | 河池 | 天长 | 仁怀 | 运城 | 张北 | 曹县 | 阿坝 | 赵县 | 昭通 | 珠海 | 那曲 | 甘肃兰州 | 临汾 | 资阳 | 吕梁 | 吉林长春 | 明港 | 陕西西安 | 顺德 | 赤峰 | 湛江 | 五指山 | 塔城 | 包头 | 厦门 | 呼伦贝尔 | 章丘 | 四川成都 | 吴忠 | 宁波 | 靖江 | 襄阳 | 惠东 | 娄底 | 永州 | 云南昆明 | 丽水 | 广饶 | 廊坊 | 东营 | 桐城 | 株洲 | 亳州 | 安顺 | 白城 | 泰州 | 靖江 | 宁国 | 吉林 | 宜都 | 甘南 | 石嘴山 | 邯郸 | 广元 | 余姚 | 章丘 | 乌海 | 巴音郭楞 | 慈溪 | 辽宁沈阳 | 长治 | 襄阳 | 浙江杭州 | 德清 | 克拉玛依 | 阳江 | 楚雄 | 陵水 | 扬州 | 蓬莱 | 丽江 | 攀枝花 | 绍兴 | 黄冈 | 烟台 | 长兴 | 浙江杭州 | 博尔塔拉 | 东莞 | 泰州 | 台山 | 长垣 | 灌南 | 中卫 | 舟山 | 广汉 | 九江 | 漯河 | 玉溪 | 仁怀 | 茂名 | 醴陵 | 蚌埠 | 安顺 | 海东 | 阳春 | 东海 | 攀枝花 | 平顶山 | 乐平 | 昌吉 | 萍乡 | 德宏 | 琼中 | 鄂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六安 | 德阳 | 漳州 | 库尔勒 | 商洛 | 佳木斯 | 宿迁 | 伊犁 | 泰兴 | 雄安新区 | 韶关 | 海东 | 玉树 | 辽阳 | 莱州 | 简阳 | 临猗 | 嘉兴 | 株洲 | 威海 | 内江 | 孝感 | 乳山 | 湖州 | 阜新 | 山西太原 | 驻马店 | 中卫 | 潮州 | 诸暨 | 焦作 | 单县 | 无锡 | 项城 | 衡水 | 阿拉善盟 | 湖北武汉 | 章丘 | 临汾 | 商丘 | 泗阳 | 如皋 | 莒县 | 喀什 | 瓦房店 | 邢台 | 库尔勒 | 抚州 | 邹平 | 泉州 | 长垣 | 肥城 | 昌吉 | 丽水 | 广汉 | 上饶 | 龙口 | 宁夏银川 | 克孜勒苏 | 益阳 | 宜春 | 锡林郭勒 | 安吉 | 昭通 | 齐齐哈尔 | 日照 | 张家界 | 衡阳 | 抚顺 | 贵州贵阳 | 濮阳 | 咸阳 | 霍邱 | 莱州 | 渭南 | 鹤壁 | 阿勒泰 | 邹平 | 庄河 | 徐州 | 章丘 | 陵水 | 秦皇岛 | 张家界 | 日照 | 那曲 | 滕州 | 偃师 | 仙桃 | 无锡 | 鄂州 | 阜新 | 燕郊 | 荆门 | 塔城 | 克孜勒苏 | 北海 | 那曲 | 徐州 | 青海西宁 | 阿里 | 黄南 | 沧州 | 锦州 | 昭通 | 黔南 | 漳州 | 衢州 | 恩施 | 漳州 | 西藏拉萨 | 克拉玛依 | 荆门 | 曲靖 | 新疆乌鲁木齐 | 保亭 | 蚌埠 | 惠东 | 金坛 | 楚雄 | 安岳 | 赣州 | 汕尾 | 伊犁 | 曲靖 | 仁寿 | 嘉善 | 铜陵 | 泰兴 | 三亚 | 新沂 | 商洛 | 盐城 | 呼伦贝尔 | 张北 | 鄂州 | 宜宾 | 台山 | 柳州 | 大连 | 牡丹江 | 博罗 | 瓦房店 | 苍南 | 永新 | 仙桃 | 长葛 | 秦皇岛 | 伊犁 | 铁岭 | 浙江杭州 | 兴安盟 | 大同 | 中山 | 荆门 | 青州 | 通辽 | 内江 | 林芝 | 鸡西 | 馆陶 | 澄迈 | 苍南 | 济南 | 郴州 | 商洛 | 百色 | 淮南 | 黔南 | 哈密 | 芜湖 | 溧阳 | 喀什 | 忻州 | 邹平 | 扬中 | 改则 | 崇左 | 丹东 | 永州 | 灵宝 | 延边 | 永新 | 顺德 | 葫芦岛 | 如东 | 永康 | 玉林 | 日喀则 | 马鞍山 | 咸阳 | 燕郊 | 台中 | 中卫 | 常州 | 涿州 | 平凉 | 乐山 | 泰兴 | 晋城 | 五家渠 | 伊春 | 克孜勒苏 | 邹城 | 泉州 | 佛山 | 德宏 | 三亚 | 白山 | 乌兰察布 | 海南 | 莆田 | 平潭 | 乐平 | 库尔勒 | 克拉玛依 | 定西 | 呼伦贝尔 | 温岭 | 烟台 | 如皋 | 昌吉 | 抚州 | 眉山 | 青州 | 辽阳 | 安岳 | 淄博 | 迪庆 | 湖北武汉 | 惠州 | 燕郊 | 梧州 | 临夏 | 佳木斯 | 长兴 | 喀什 | 平潭 | 阜新 | 莱州 | 宿州 | 周口 | 中卫 | 抚顺 | 南充 | 宜昌 | 南安 | 宜春 | 东台 | 甘孜 | 清徐 | 自贡 | 瓦房店 | 克孜勒苏 | 滁州 | 吉林长春 | 桐乡 | 柳州 | 南平 | 萍乡 | 红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单县 | 贵州贵阳 | 泉州 | 上饶 | 林芝 | 芜湖 | 琼中 | 通辽 | 常州 | 广州 | 莒县 | 白沙 | 宝应县 | 赣州 | 鹤壁 | 邳州 | 燕郊 | 澳门澳门 | 河池 | 临沂 | 海拉尔 | 天门 | 酒泉 | 辽宁沈阳 | 姜堰 | 玉林 | 崇左 | 温州 | 临海 | 大庆 | 上饶 | 厦门 | 岳阳 | 东营 | 昭通 | 潮州 | 阳江 | 简阳 | 枣阳 | 东阳 | 常德 | 昌吉 | 武威 | 莱芜 | 乐清 | 汕头 | 铜川 | 梧州 | 安庆 | 漳州 | 莆田 | 新疆乌鲁木齐 | 基隆 | 常德 | 十堰 | 自贡 | 桂林 | 铜仁 | 山西太原 | 任丘 | 诸暨 | 黄山 | 吴忠 | 任丘 | 靖江 | 五家渠 | 昆山 | 梧州 | 德宏 | 辽宁沈阳 | 牡丹江 | 伊春 | 郴州 | 德宏 | 儋州 | 义乌 | 大庆 | 盐城 | 广州 | 济南 | 山南 | 阳江 | 抚州 | 包头 | 新疆乌鲁木齐 | 潮州 | 辽阳 | 扬州 | 温岭 | 屯昌 | 喀什 | 龙口 | 韶关 | 兴安盟 | 海北 | 辽阳 | 迁安市 | 德宏 | 河池 | 白银 | 和县 | 宜昌 | 开封 | 乌海 | 淄博 | 贵州贵阳 | 长治 | 阿坝 | 神木 | 崇左 | 大庆 | 宁波 | 扬中 | 河北石家庄 | 清远 | 萍乡 | 枣阳 | 包头 | 宁国 | 林芝 | 吐鲁番 | 吐鲁番 | 泗洪 | 神木 | 淮南 | 玉环 | 运城 | 牡丹江 | 日土 | 安康 | 定西 | 吐鲁番 | 汉中 | 普洱 | 淮北 | 香港香港 | 山东青岛 | 邢台 | 霍邱 | 襄阳 | 大连 | 巴音郭楞 | 达州 | 醴陵 | 呼伦贝尔 | 琼中 | 伊犁 | 锡林郭勒 | 黔南 | 厦门 | 金华 | 湘潭 | 昌吉 | 台北 | 肇庆 | 黑龙江哈尔滨 | 酒泉 | 宁夏银川 | 简阳 | 酒泉 | 平凉 | 阜新 | 大同 | 菏泽 | 宝鸡 | 宁国 | 新疆乌鲁木齐 | 汕尾 | 长垣 | 贵州贵阳 | 莆田 | 雅安 | 吐鲁番 | 桐城 | 梧州 | 河池 | 德清 | 深圳 | 咸阳 | 大庆 | 金昌 | 鹤壁 | 海南海口 | 长兴 | 包头 | 陇南 | 临汾 | 固原 | 巴音郭楞 | 保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