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nx7yg"></rp>
                  1. <th id="nx7yg"><pre id="nx7yg"></pre></th>
                    <dd id="nx7yg"></dd>

                    更多精彩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 > 青春校園 >

                    凱櫻你而心動——第一章

                    時間:2017-03-05 來源:原創 作者:夢辰 閱讀:9
                      

                      “嗨!大家好!我是櫻悅藍!是孤兒院來的,請多多指教!大家可以喊我:瑩瑩,或是藍莓!”我笑著說,說我的家事時我沒有很自卑,反而很自豪?上旅娴娜寺犃司烷_始騷動了有人說
                      
                      “切,黃毛丫頭!從孤兒院來,我們可承受不起!”
                      
                      “有一個黃毛丫頭,來勾引小凱了!”
                      
                      “哇,從孤兒院來的,居然還敢攀金枝!想從麻雀變成進鳳凰呢!”
                      
                      “草叢里飛出金鳳凰,真厲害!”
                      
                      “居然還敢有人搶小凱!”
                      
                      ………………
                      
                      我聽到這些議論,我皺了皺眉頭,又笑著說:“大家別誤會,我不會的!我沒偶像!”
                      
                      “誰信嘛!”
                      
                      “9494,沒偶像騙鬼去吧”
                      
                      我不在理這些花癡中的極品,我走下講臺,順其自然的走到一個空著的座位做了下去?膳赃叺娜硕嫉芍,我不知道我哪里有做錯了。下課后,有一個人給了我一張紙條說:我是帶人所托,自己開封!”就走了。干嘛這么神秘嘛!我心想。
                      
                      “下課后來學校頂樓辦公室!”我打開看了一下,心想:王俊凱什么鬼?我怎么又惹到他啦?真是的,在孤兒院不得清靜,在圣櫻學院由不得安寧!”
                      
                      下課后我旁邊來了一位男生,我主動伸出手友好地說:“你好啊,我是櫻悅藍!喊我藍莓或者是小櫻吧!”
                      
                      “看,在勾引小凱!瑩籽肯定不放過她!”
                      
                      “對啊,這下慘了!”
                      
                      我奇怪著聽著旁人的議論,王俊凱伸過手去摘下帽子笑著說:“恩,我是王俊凱,喊我小凱吧!”我點點頭,又想起那張紙條,我說:“小凱同學,上課幫我跟老師請個假,我有事!”
                      
                      “恩,你去吧!毙P翻著課本說。
                      
                      我來到信中的地點,我累得氣喘吁吁。打開門就有幾個壯漢沖出來把我揍了一頓,我因為小時候學過一點跆拳道保護自己是沒問題的,只不過這次只能防御,只怪對方太強,速度太快了!巴0!讓我來看看這個女的有什么資格來勾引小凱,讓小凱對他笑!蔽倚南耄哼@王俊凱怎么這么多追求者?明星嗎?靠,什么嘛!姐姐我不看八卦的!以后遠離他,簡直就是我的厄運!我臉部抽搐了幾下。
                      
                      “恩?還不錯嘛!臉蛋這么光滑,身材這么好!”那個女的就是瑩籽,她看著我,:“你有什么資格來勾引小凱?要身份沒身份!要地位沒地位!”
                      
                      我說:“切,我勾引了嗎?我連什么凱什么的,今天才交上朋友好不好!”
                      
                      “喲~這么親密?”瑩籽看著我笑著說:“來人啊,這丫頭勾引我的人,幫我打!闭f完一大幫人忘我身上撲。
                      
                      我由于怕樓梯累了,進來時又防御他們,已經沒力氣了,我昏了過去。
                      
                      “這次就饒了你!走,把這個丫頭扔外邊去!爆撟迅甙恋卣f。
                      
                      過了一會兒,我昏昏沉沉的爬了起來,感覺頭好疼,我整理了衣服,穿好鞋子,跌跌撞撞的進入了醫藥室,正好小凱也在,他正在幫一個……一個男生涂藥水,我以為自己眼花繚亂了又昏了過去。迷迷糊糊聽見了兩個男生在喊我,我實在是沒力氣回答他們了。小凱看著我滿身的傷痕,心一緊自己心想:怎么對這個人有好感?喜歡?算了,別瞎想了,救人要緊!
                      
                      當我再次醒過來,我睜開眼睛,感覺這里好陌生,趕忙起來看了看衣服,呼,還好完好無損!
                      
                      “小櫻,好點了嗎?”從門外走出一位婦女,好年輕!不過她怎么會認得我?這又是哪里?我剛想問就被打斷了,我就直稱小姐吧。小姐說:“我是小凱的媽媽,這里是小凱家!
                      
                      “哦,我怎么會在這?”我問了一句!澳銢]看見你身上嗎?怎么弄得,被人打了?”從外面又走進以為女生,“我是小凱家姐姐!王睿!”
                      
                      “哦……恩!蔽一卮鹆,處境尷尬了,我看著我滿身的傷痕,唉,真為我自己心疼!“我可以走了吧?”我掀開被子,穿好鞋子問!霸谛菹滋!聽小凱說你是個孤兒!蓖躅Uf!岸,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我要這頭說。我起身準備走,剛起來手疼死了,我強制我站了起來!皠e走哇!姐姐我在家無聊得很!正好你受傷了陪我談談唄!”王睿拽著我說。
                      
                      “?我……我”
                      
                      “你不說話我就當同意啦!”王睿走出房間到自己房間去了。過了一會兒,又拿了一塊手機給我說:“給,這個給你了哦!里面有我的手機號碼、扣扣、微信!在學校也可以跟我聊天!蓖躅D弥鴥刹渴謾C讓我選。我搖搖頭,“你就要了吧,就陪陪我了會兒天!”王睿說。我笑了笑說:“恩”
                      
                      我拿了一部白的手機外殼是兔子。
                      
                      我放進口袋,可王睿又怕我弄丟,就又給了我一個小皮包說:“手機千萬別丟,丟了被男生撿到那真的慘了。鬧緋聞的!”王睿說。
                      
                      “哦,會保管好的……但愿如此吧,希望那些人不要在花癡到神經的程度了!”省略號后面的話我基本上都是小聲說的。
                      
                      “里面有小凱、我媽和我的扣扣、微信、電話號碼哦!妥善保管,被那些神經病撿到可就慘了……明天我和你一起上學好嗎?我已平名身份進去,然后……黑嘿嘿!”王睿邪惡的笑著說。
                      
                      “恩,好!”我高興地說。
                      
                      “恩明早見,晚飯吃過了嗎?你一昏就昏倒了半天,現在都6:49啦!”王睿擔心我。
                      
                      “我自己會做了,沒事!蔽颐銖娨恍。
                      
                      “我去給你拿面包和零食等著哦!”王睿跑了出去!靶P,零食呢?”王睿問!氨恍≡闯粤,今天他踢足球受傷了,我把他付到家來看見小櫻昏在地就把他們兩送回來了,自然也就被禪嘴貓吃完了!毙P沒好氣地說。
                      
                      “算了,我來做碗意大利面吧!”王睿盡了廚房不一會兒就完成啦!
                      
                      “給,慢慢吃哦,小凱都沒嘗過我的手藝,好不好吃?”睿子一直問。(王睿)
                      
                      “恩,謝謝你!我吃飽了,我想出去走走,你也來嗎?”我笑著問。
                      
                      “恩,剛吃得食物要消化消化走吧!”王睿拽著我的手說。
                      
                      我扶著王睿的手下臺階很是吃力,我走下來的時候全身麻木了!靶P,準備牛奶!回來用!”王睿拋了個媚眼給王俊凱意思讓他好好準備知道準備!爸罍蕚鋷灼堪!那個……我們去海邊散散心!”我滿笑著說。
                      
                      “哦,姐明天你去上學別給我太張揚”
                      
                      “我和你素不相識,我明天要瘋狂的追你,我倒要看看是那尊佛把小櫻打成這樣,明天有人喊我出去,你,給我跟著哈!”王睿用命令的語氣說。
                      
                      “好好好!”小凱無奈的答應,“真不知道睿心里想什么!毙P呢喃地說。
                      
                      “走吧,上車!我開車去海邊!蓖跞鹫f。
                      
                      “恩,走吧!蔽倚χ鴵芰藫軇⒑。不一會兒就到了,我走下車,坐在一塊巖石邊上看著手機問:“王睿姐姐,除了你們的扣扣,微信什么的還有其他人的嗎?”
                      
                      “?當然沒有!別添人,別人會盜號的!到時候緋聞滿天飛~想阻止也無能為力!蓖躅W谲囎永锟粗謾C上放的電視,手上還拿了一部手機在玩游戲。
                      
                      “恩,睿睿姐回吧!困死了!蔽铱人钥鹊暮軈柡。
                      
                      “恩!
                      
                      一路飚車啊,驚魂未定,F在我八王睿當姐姐來看了。
                      
                      “小凱牛奶斷我房間!蓖躅3舯诤
                      
                      “自己斷,喊岳大叔或是麗大媽!”小凱不耐煩地說。
                      
                      “哼,不理你了!我不用牛奶浴了!”說完把我遷到一張上下的床。我睡上面,她睡下面。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卻發現王俊凱比自己起得還早。我柔了柔眼睛,看著我的傷痕應該快好了。我走進廚房,不一會兒就端著牛奶巧克力、土司等一些早餐。王睿說:“好香啊,小凱你做的?”
                      
                      “不是我做的,是小櫻!“王俊凱吃完了擦了擦嘴巴就扔一個瀟灑的背影!靶P!及好了!”王睿連忙提醒!岸鱺”
                      
                      “吃吧,馬上遲到啦!“我說!岸,走走走!
                      
                      進入學校。
                      
                      “報告!”我和王睿遲到了。王睿,站在將臺上說我叫:王……不……是櫻穎!”說完看著王俊凱說:“我喜歡王俊凱!希望沒人和我爭搶!我是孤兒院的!蓖躅8吲d地說完了一切。
                      
                      “又是個神經病!庇腥嗽趯⑴_下默默地說。
                      
                      “喂你罵誰呢?”
                      
                      “罵你!”
                      
                      “你……小凱!”王睿一跺腳生氣的喊著。
                      
                      “計劃!”喔提醒她說。
                      
                      上課后不久,下課了。我看見一個女的綁著王睿,我想:額……這么快?那女的……那女的喜歡一個人就這么拼命嗎?是真愛?
                      
                      “喂,櫻穎好聽的名字,只不過就是太賤了!闭f完“啪~”的一巴掌刪在王睿臉上。兩上立即出先了紅應,從小到大沒人敢打王睿,現在倒好被別人一巴掌。
                      
                      “哦,原來我弟弟的粉絲就™這么垃圾?素質那么差?真為我弟弟羞愧!”王睿搖著頭說。
                      
                      “小凱,你姐姐不再了!蔽壹奔泵γΦ牟还苌砩系奶弁磁芰诉^來。
                      
                      “快走!毙P拉著我就往樓上的一個暗角里跑。
                      
                      “王睿,睿睿姐!”我焦急的喊著。
                      
                      “瑩瑩!”小凱也喊著。
                      
                      “凱凱,藍莓快來!這個臭女的打我!焙巴娴谝宦暰捅灰粋壯漢撲到,一巴掌衫暈了王睿!白!快!爆撟颜f。說完便跑了。
                      
                      “媽!”王睿喊著。
                      
                      “姐!”小凱握著她的手說。
                      
                      “幫我察那個賤貨!把我大疼死了,又要戴上個一月了!蓖躅1г沟。
                      
                      “我陪你聊天吧!”我笑著說。
                      
                      “恩,你怎么到孤兒院的?”她問。
                      
                      “我啊,我小時候媽媽和爸爸離婚了,我跟隨我那嚴厲的爸爸,每次回來和個爛醉,動不動就打我罵我,就這樣的日子一持續就持續了兩年多最終還是被車子撞死了,沒人撫養我,我成了孤兒,我四歲進的孤兒院,現在20了!”我說。
                      
                      “恩,我們別戴家里去小凱公司吧,給帶上口罩和眼睛帽子!”王瑞說。
                      
                      “走!”
                      
                      “小凱!我們來啦,。!”王睿走著走著腳下一個香蕉皮突然出現在地下,王源走過去準備撿,可王睿一爬,整個人爬小源身上了。
                      
                      “對不起哦!小凱,千璽呢?”王睿問。
                      
                      “他,和楠楠在一起!”小源強者說。
                      
                      “哦,我去看看,好久沒來了,陌生,無聊!”王睿拽著我跑了。
                      
                      “千璽!想死你啦,記得我嗎?”王睿沖過去抱住千璽說。
                      
                      “睿睿姐.....’’
                      
                      "怎么啦?”
                      
                      “王睿,你性格還沒變對吧?”千璽笑里藏刀。
                      
                      王睿松開收哼了一聲就走了,“楠楠,姐姐陪你玩好不好?”
                      
                      “你就放過我弟弟吧,會被你折磨死的!扒Лt無奈地說。
                      
                      

                    分享到: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用戶名:(新注冊) 密碼: 匿名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268彩票app

                            <rp id="nx7yg"></rp>
                                  1. <th id="nx7yg"><pre id="nx7yg"></pre></th>
                                    <dd id="nx7yg"></dd>
                                    丽江 | 孝感 | 海门 | 长垣 | 江西南昌 | 黄山 | 江门 | 和田 | 宜春 | 铜陵 | 广汉 | 泗洪 | 朔州 | 台山 | 喀什 | 桐乡 | 肥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建湖 | 阿拉尔 | 燕郊 | 包头 | 邳州 | 昆山 | 阿拉尔 | 建湖 | 甘肃兰州 | 徐州 | 丽水 | 仁怀 | 昌吉 | 长葛 | 长治 | 黔南 | 遵义 | 南京 | 郴州 | 莒县 | 鹰潭 | 大同 | 海西 | 喀什 | 庆阳 | 瑞安 | 芜湖 | 邵阳 | 沛县 | 温州 | 琼中 | 大兴安岭 | 随州 | 菏泽 | 台湾台湾 | 普洱 | 眉山 | 三河 | 济南 | 绍兴 | 克拉玛依 | 襄阳 | 眉山 | 池州 | 乐平 | 中山 | 自贡 | 武安 | 高雄 | 钦州 | 广西南宁 | 株洲 | 阿里 | 滕州 | 黄南 | 海西 | 昌都 | 顺德 | 清徐 | 宿州 | 乌海 | 钦州 | 台山 | 阿勒泰 | 白山 | 玉环 | 海门 | 济宁 | 滁州 | 文昌 | 大庆 | 济南 | 锡林郭勒 | 无锡 | 贵港 | 长葛 | 宝鸡 | 宁德 | 白城 | 河池 | 玉树 | 舟山 | 衡阳 | 保山 | 鞍山 | 随州 | 兴化 | 台中 | 临汾 | 肇庆 | 珠海 | 和田 | 南安 | 大丰 | 营口 | 兴安盟 | 咸阳 | 大连 | 绥化 | 滨州 | 海南海口 | 那曲 | 绵阳 | 无锡 | 焦作 | 中卫 | 抚顺 | 迁安市 | 永州 | 汝州 | 衢州 | 邢台 | 大庆 | 潜江 | 邢台 | 洛阳 | 白山 | 安顺 | 仁怀 | 珠海 | 宜都 | 忻州 | 贵港 | 四川成都 | 怒江 | 启东 | 济南 | 青海西宁 | 宜都 | 日照 | 海东 | 鄂尔多斯 | 景德镇 | 台湾台湾 | 开封 | 包头 | 昆山 | 普洱 | 日喀则 | 柳州 | 铜仁 | 钦州 | 柳州 | 湖南长沙 | 福建福州 | 钦州 | 东莞 | 伊犁 | 宣城 | 运城 | 临猗 | 白山 | 吉林 | 大兴安岭 | 商丘 | 淮安 | 辽源 | 象山 | 汕尾 | 阿里 | 雅安 | 龙口 | 南充 | 九江 | 黄石 | 吉安 | 芜湖 | 鹤壁 | 海拉尔 | 桓台 | 绵阳 | 泰兴 | 营口 | 丽水 | 汕头 | 黄山 | 诸城 | 巢湖 | 营口 | 文山 | 渭南 | 鹤壁 | 单县 | 驻马店 | 博罗 | 泗阳 | 桐乡 | 图木舒克 | 阿坝 | 益阳 | 温州 | 金昌 | 黑河 | 温州 | 新余 | 招远 | 南平 | 巴音郭楞 | 衡阳 | 台中 | 咸阳 | 宜都 | 河南郑州 | 惠东 | 阿拉尔 | 仁怀 | 鄂州 | 黄南 | 吐鲁番 | 扬州 | 蚌埠 | 鹤岗 | 丽水 | 榆林 | 阿里 | 广西南宁 | 霍邱 | 吴忠 | 建湖 | 乐清 | 鹰潭 | 景德镇 | 新泰 | 沧州 | 灌南 | 温岭 | 台北 | 鄂尔多斯 | 温岭 | 黔东南 | 临海 | 乐山 | 南平 | 武威 | 朝阳 | 云南昆明 | 滕州 | 嘉兴 | 汝州 | 滕州 | 琼中 | 玉环 | 延边 | 大连 | 博尔塔拉 | 阿克苏 | 恩施 | 湖北武汉 | 仁怀 | 景德镇 | 大连 | 肇庆 | 德宏 | 溧阳 | 阳江 | 东阳 | 海南海口 | 醴陵 | 南充 | 博尔塔拉 | 梅州 | 安康 | 遂宁 | 日照 | 临沂 | 松原 | 淄博 | 海安 | 邳州 | 垦利 | 乐平 | 许昌 | 乐清 | 屯昌 | 汝州 | 大庆 | 杞县 | 海西 | 石嘴山 | 姜堰 | 焦作 | 海东 | 开封 | 鞍山 | 燕郊 | 滁州 | 桐乡 | 公主岭 | 衢州 | 江西南昌 | 三明 | 滕州 | 陕西西安 | 湖南长沙 | 南阳 | 平顶山 | 荆门 | 大丰 | 东方 | 龙岩 | 芜湖 | 阜新 | 万宁 | 曹县 | 临汾 | 中卫 | 株洲 | 肥城 | 潮州 | 深圳 | 宁国 | 张家口 | 黔东南 | 象山 | 烟台 | 新乡 | 枣庄 | 偃师 | 亳州 | 唐山 | 乐平 | 海南海口 | 运城 | 眉山 | 台山 | 驻马店 | 梅州 | 诸暨 | 柳州 | 鄢陵 | 苍南 | 阿拉善盟 | 周口 | 临海 | 临海 | 新余 | 龙口 | 吴忠 | 河池 | 诸城 | 文山 | 临海 | 亳州 | 仙桃 | 德州 | 盘锦 | 焦作 | 镇江 | 垦利 | 新余 | 濮阳 | 日喀则 | 安庆 | 靖江 | 阿拉尔 | 余姚 | 台州 | 宜宾 | 鹰潭 | 常州 | 阳春 | 海门 | 潮州 | 普洱 | 白银 | 馆陶 | 海安 | 南安 | 泰州 | 桓台 | 朝阳 | 单县 | 营口 | 湖南长沙 | 承德 | 长垣 | 呼伦贝尔 | 鄢陵 | 韶关 | 万宁 | 攀枝花 | 海门 | 泰州 | 昌吉 | 临夏 | 金华 | 铜川 | 绵阳 | 徐州 | 鄂州 | 烟台 | 河源 | 葫芦岛 | 伊犁 | 诸城 | 海东 | 大连 | 岳阳 | 临汾 | 宣城 | 朝阳 | 马鞍山 | 大庆 | 温州 | 沛县 | 长治 | 台南 | 丹东 | 常州 | 亳州 | 广饶 | 贵州贵阳 | 黄冈 | 诸暨 | 保定 | 巴彦淖尔市 | 新乡 | 伊犁 | 蓬莱 | 沭阳 | 绥化 | 仁怀 | 三明 | 淄博 | 镇江 | 伊春 | 沛县 | 海丰 | 延安 | 荆门 | 吴忠 | 开封 | 普洱 | 黄山 | 乐清 | 柳州 | 滁州 | 九江 | 平凉 | 衢州 | 海安 | 邹城 | 辽源 | 克孜勒苏 | 普洱 | 泉州 | 库尔勒 | 燕郊 | 库尔勒 | 安康 | 朝阳 | 偃师 | 包头 | 焦作 | 台山 | 四平 | 临汾 | 芜湖 | 湘潭 | 乌兰察布 | 阿拉尔 | 苍南 | 恩施 | 青海西宁 | 开封 | 吕梁 | 临沂 | 五指山 | 宣城 | 武夷山 | 南平 | 铁岭 | 广西南宁 | 三门峡 | 琼中 | 乌兰察布 | 庄河 | 泰安 | 山南 | 阿拉尔 | 唐山 | 济宁 | 淮北 | 吉安 | 泸州 | 东台 | 龙岩 | 庄河 | 乳山 | 贵港 | 龙岩 | 营口 | 厦门 | 承德 | 武威 | 神农架 | 赵县 | 日照 | 孝感 | 塔城 | 如皋 | 黄山 | 芜湖 | 盘锦 | 鄂州 | 玉树 | 衡水 | 瑞安 | 荆门 | 海西 | 阿勒泰 | 六安 | 鞍山 | 徐州 | 五家渠 | 盘锦 | 怀化 | 三河 | 诸城 | 铜陵 | 三明 | 临猗 | 汉中 | 伊春 | 博尔塔拉 | 泸州 | 章丘 | 凉山 | 宝应县 | 五指山 | 基隆 | 扬中 | 达州 | 燕郊 | 大丰 | 张北 | 泰州 | 德宏 | 肥城 | 泰兴 | 柳州 | 宜昌 | 高密 | 衢州 | 正定 | 三门峡 | 南京 | 宜宾 | 安岳 | 丽水 | 山东青岛 | 信阳 | 馆陶 | 抚顺 | 怀化 | 济宁 | 东方 | 平凉 | 汕头 | 五指山 | 三门峡 | 新乡 | 巴彦淖尔市 | 黄石 | 海南海口 | 咸宁 | 文昌 | 河南郑州 | 阳江 | 呼伦贝尔 | 石河子 | 曲靖 | 洛阳 | 黄南 | 吴忠 | 防城港 | 改则 | 澳门澳门 | 桐乡 | 日土 | 河源 | 新余 | 沛县 | 长垣 | 涿州 | 珠海 | 寿光 | 喀什 | 嘉兴 | 六安 | 商洛 | 呼伦贝尔 | 儋州 | 延安 | 三亚 | 临猗 | 东方 | 毕节 | 吴忠 | 天水 | 广饶 | 宣城 | 文山 | 驻马店 | 咸阳 | 仁怀 | 雅安 | 云南昆明 | 乐山 | 洛阳 | 海西 | 眉山 | 清远 | 金坛 | 河池 | 大丰 | 曹县 | 肇庆 | 海拉尔 | 锡林郭勒 | 安吉 | 建湖 | 临汾 | 天门 | 铜仁 | 西藏拉萨 | 桓台 | 揭阳 | 石河子 | 昭通 | 果洛 | 库尔勒 | 潮州 | 丹阳 | 庆阳 | 汕头 | 图木舒克 | 赣州 | 莒县 | 秦皇岛 | 海南 | 迪庆 | 昆山 | 章丘 | 梅州 | 固原 | 塔城 | 公主岭 | 眉山 | 柳州 | 徐州 | 丹东 | 大同 | 天水 | 茂名 | 甘肃兰州 | 大兴安岭 | 毕节 | 黑河 | 新沂 | 吴忠 | 晋城 | 贵州贵阳 | 淮安 | 武安 | 丽水 | 建湖 | 青海西宁 | 招远 | 漳州 | 湛江 | 玉树 | 克拉玛依 | 黄石 | 永新 | 珠海 | 保山 | 怀化 | 驻马店 | 广安 | 吕梁 | 柳州 | 东莞 | 安庆 | 白城 | 泉州 | 甘肃兰州 | 曲靖 | 宁波 | 台南 | 临夏 | 丽水 | 果洛 | 巴彦淖尔市 | 和田 | 肥城 | 沭阳 | 温州 | 高密 | 承德 | 南平 | 株洲 | 崇左 | 鹰潭 | 乌兰察布 | 楚雄 | 酒泉 | 张北 | 德阳 | 雄安新区 | 乌兰察布 | 自贡 | 永康 | 海宁 | 青州 | 怀化 | 定安 | 兴化 | 安吉 | 铜仁 | 乌兰察布 | 迁安市 | 招远 | 安庆 | 长垣 | 余姚 | 黄石 | 大理 | 玉树 | 绍兴 | 佛山 | 长治 | 漯河 | 迪庆 | 鞍山 | 葫芦岛 | 厦门 | 甘南 | 万宁 | 本溪 | 宜都 | 驻马店 | 昆山 | 永新 | 张家口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潮州 | 南充 | 吐鲁番 | 三明 | 灵宝 | 吉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遵义 | 克拉玛依 | 莱州 | 张家界 | 甘孜 | 金华 | 东莞 | 攀枝花 | 揭阳 | 寿光 | 大兴安岭 | 郴州 | 淄博 | 安庆 | 邹平 | 香港香港 | 金华 | 防城港 | 海东 | 南充 | 朔州 | 楚雄 | 广州 | 淮安 | 衡水 | 海西 | 泗阳 | 长兴 | 沧州 | 佳木斯 | 保山 | 长葛 | 大庆 | 防城港 | 遵义 | 三沙 | 怒江 | 基隆 | 海拉尔 | 岳阳 | 武夷山 | 海南海口 | 仁怀 | 文昌 | 新疆乌鲁木齐 | 枣阳 | 济南 | 贵州贵阳 | 伊犁 | 贵港 | 黔西南 | 宁波 | 红河 | 海东 | 吉林 | 衢州 | 宣城 | 固原 | 通辽 | 泰安 | 四平 | 燕郊 | 兴化 | 开封 | 台山 | 日土 | 楚雄 | 信阳 | 钦州 | 营口 | 赵县 | 普洱 | 大庆 | 雄安新区 | 迁安市 | 张家口 | 楚雄 | 咸宁 | 莒县 | 陵水 | 项城 | 常德 | 乳山 | 濮阳 | 鹰潭 | 锡林郭勒 | 仁寿 | 梧州 | 建湖 | 黄南 | 宁波 | 章丘 | 巢湖 | 惠州 | 吉林 | 阿里 | 广汉 | 海北 | 招远 | 临沂 | 日喀则 | 南安 | 晋江 | 新乡 | 枣庄 | 吉林长春 | 启东 | 泗洪 | 赣州 | 神农架 | 清徐 | 张北 | 金坛 | 兴安盟 | 燕郊 | 安康 | 防城港 | 玉林 | 徐州 | 阿拉尔 | 伊春 | 汕尾 | 安岳 | 昌都 | 东阳 | 石狮 | 郴州 | 海西 | 镇江 | 吐鲁番 | 五家渠 | 桓台 | 烟台 | 沭阳 | 三亚 | 茂名 | 恩施 | 菏泽 | 钦州 | 克孜勒苏 | 朔州 | 绵阳 | 四川成都 | 喀什 | 漳州 | 海西 | 赣州 | 曲靖 | 巴彦淖尔市 | 公主岭 | 北海 | 海北 | 垦利 | 运城 | 高密 | 鄂州 | 邯郸 | 阳泉 | 余姚 | 邹城 | 黔东南 | 吉林长春 | 博罗 | 泗阳 | 金华 | 周口 | 汕头 | 燕郊 | 仙桃 | 马鞍山 | 霍邱 | 济南 | 宁德 | 宜宾 | 盘锦 | 宜都 | 黔东南 | 大庆 | 台北 | 桐城 | 牡丹江 | 新疆乌鲁木齐 | 保山 | 庆阳 | 枣阳 | 朝阳 | 淄博 | 昭通 | 寿光 | 石狮 | 中山 | 台北 | 公主岭 | 吉林 | 怀化 | 黄石 | 衡阳 | 汕头 | 五家渠 | 陇南 | 盘锦 | 高密 | 七台河 | 顺德 | 黔西南 | 恩施 | 兴化 | 阿拉善盟 | 德清 | 十堰 | 鄂尔多斯 | 台州 | 陵水 | 如东 | 五家渠 | 广元 | 海丰 | 丹东 | 开封 | 保亭 | 宝应县 | 大庆 | 宜都 | 石狮 | 济南 | 驻马店 | 阜新 | 阳江 | 萍乡 | 改则 | 焦作 | 雄安新区 | 恩施 | 山西太原 | 海丰 | 克拉玛依 | 桐乡 | 玉环 | 崇左 | 莆田 | 来宾 | 邵阳 | 霍邱 | 南安 | 贺州 | 温岭 | 双鸭山 | 天长 | 延边 | 忻州 | 东营 | 沛县 | 库尔勒 | 怀化 | 保定 | 汉川 | 阿勒泰 | 黔东南 | 日照 | 柳州 | 惠州 | 昆山 | 黔东南 | 松原 | 商洛 | 海丰 | 泰安 | 黄山 | 锡林郭勒 | 黄冈 | 南京 | 日喀则 | 连云港 | 河池 | 简阳 | 阿拉尔 | 扬州 | 湛江 | 乌海 | 灵宝 | 云浮 | 台南 | 曲靖 | 怀化 | 蓬莱 | 临沂 | 五指山 | 库尔勒 | 白银 | 高密 | 白银 | 昌吉 | 定西 | 西双版纳 | 长兴 | 巴中 | 丽江 | 保亭 | 文昌 | 吐鲁番 | 滕州 | 佛山 | 文山 | 来宾 | 德阳 | 东台 | 阿克苏 | 曲靖 | 临汾 |